待到遲暮而歸

陌上花開,輪回的轉角是否還能遇見你,種下的彼岸花你是否能低頭觀賞,那一束有染髮焗油花無葉的寞,有葉無花的寂。看起來的淒涼,到頭來或許還是孤獨的來著,這來自遠方的思念。

清水流沙,擺渡的船上是否還能為你渡一段紅塵,撐起的船漿是否能為你旋律擺動,那一上一下的浮,那一左一右的搖。看起來的規律,引動那一曲琵琶語,你還會附和,這情動深處的悟。

待到功成名就,為何紅顏已陌,本該許你花前月下,卻孤頭白髮,為何紅顏已走,本該許你攜手而行,卻蹣跚杵拐。待到日月輪回,為何紅顏已老,本該雪纖瘦共賞繁月,卻舉杯一人。待到那年花開,為何紅顏已遠,本該相擁而觀,卻孤芳自賞。待到為何,或許不該停留,淡了這交替的年輪,浮了這暗動的青春。

舉杯消愁愁更愁,為何愁的卻是皆因是你,觀月而泣,是思念的浮動,還是跳躍的情絲。慢慢的走的,老鴉悲涼,嘶吼那顫動的黑夜,我停靠在一顆樹下,卻不想動,拾起一片枯葉,上面寫滿了你。

帶著這斷斷續續的青春,踏上這一條不悔的歸路,聽說寂寞攔了路,孤獨阻擋了前行的方向,披荊斬棘,或許我只為看到前行的光芒,聽說你在我心裡做了雪纖瘦日光,我想便是為了找你。

剪去三千青絲,剪不斷,是離愁,更添思念。

渡去繁華紅塵,渡不過,是離殤,平添寂寞。

斬斷是非曲直,斬不去,是離陌,盛添情緒。

句號的終點,我前行的逗號,添了個你,突然我變想做你的影子了。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