縈繞在記憶裡

初秋季節,應朋友之約赴日照參加文學筆會。要說日照,我也沒少去過,那的確是個風光旖旎,空氣清新、宜人的好去處,因此,接到通知後,二話沒說就答應下來。

臨行前,天氣有些陰沉。或許起得早了些,空氣雖是外傭公司清新,但多少也有點涼颼颼的,讓人感覺到了秋天的腳步已經臨近。

車子一出發,就有幾個小雨點落在車窗上,仿佛告訴我們,這次日照之行可能會是一次極有韻味的雨中行。漸漸地,雨滴越來越多,越來越稠密,我們開始擔心這次筆會是不是真的成了一次只能坐在會議室的筆會了。

事實證明,我們的擔心是多餘的。車子一進入日照境內,那雨明顯小了許多,變成了剛剛能感覺到的小水珠。得益于組織者的精心安排,我們順利地抵達了活動的目的地—魏園大酒店。

在我的印象中,魏園也就是個集餐飲、住宿于一體的普通酒店,組織者只是安排我們在此休息、開會,哪知在早餐之後,真正有趣的活動開始了。

在酒店的旁邊,有一個古色古香的仿古式大門,大門的上方寫著蒼勁有力的兩個大字:魏園。我想,這也許是酒店的一個偏門,估計裡面也就是一排排的供客人黑眼圈居住的客房罷了。就在這個漂亮、雅致的大門口,我的照相機拍下了這次行程的第一張照片,也紀錄下了這次活動的第一個畫面。

天上的陰雲漸漸散去,太陽慢慢地露出了半張臉,一幅就要雨過天晴的模樣,但不知不覺中還是從天上飄下來星星點點的霧一樣的小雨滴,它們紛紛揚揚,悄無聲息地灑在地上,打濕了我的頭髮和肩膀,既讓你感覺到它的飄落,又不讓你看見它們的身影,既使人無法確定它的存在,卻又令人感覺分明與小雨同在。

大家拍了來到日照的第一張合影後,乘車來到了海邊。地處內地的人,一到了海邊,自然有親近大海的欲望。來的時候,朋友們都帶了游泳衣,準備到這特別乾淨的海濱浴場體驗一下海的韻味。或許我們來海邊的時間過早吧,加上這忽陰忽晴的天氣,海濱浴場的遊人不少,但沒有幾個下海的,大家都站在海邊,迎著海面吹來的帶著淡淡海腥味的陣陣清風,觀賞腳下的海水一波又一波地衝擊著礁石。

海邊,一群海鳥一樣的女孩子,唧唧喳喳地空氣清新機一會沖向海水,一會又被海水趕得往回跑,雖沒下海,但她們的旅遊鞋還是被海水濕透了,等我們往回走的時候,她們已經在路邊花一元錢買淡水洗腳了。

雖然沒下海,但大家也盡情地欣賞了海的景色,擁抱了柔和的海風,觀看了奧運會帆船比賽訓練基地,朋友們紛紛感歎日照近幾年的飛速發展,幾乎眾口一詞:日照的變化太大了,現代化的元素無處不在。

是啊,隨著經濟建設的快速發展,日照也加了進入現代化城市的步伐,無論從城市建設、經濟發展還是人們的衣著和居住條件來看,現代化的元素的確滲透到了每一個角落。難道就沒有一個遠離城市喧囂,淳樸自然、清靜、安逸的去處嗎?活動組織者的回答是:有,不但不在遠離城市的郊外,而且就在高樓大廈林立的繁華市區。

回到酒店,我迫不及待地問起那清靜去處,導遊笑而不答,用手一指酒店大樓旁邊的魏園說:“這就是了。”

這就是了?在這酒店林立,寸土寸金的經濟重地,怎麼會有清靜、安逸的地方呢?管它如何,先去看了再說。

一進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由許多石頭組成的影壁牆,那山挺拔、俊秀,那峰突兀、奇異,幾棵蒼翠的青松點綴在適當之處,呈現出一派氣勢雄偉的山川圖畫,還未進入園內,便有一種自然的韻味迎面而來,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園子裡面種植了許多直徑都在幾米上下的大樹,小的至少也有上百年左右,在這沿海的地方,哪來這麼多而且如此集中的古樹呢?細細看來,每一棵樹上都有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樹的品種、樹齡,那綠綠的樹葉被不斷落下的小雨滴拍打著,越發顯得蒼翠,就連那枯朽的樹洞裡也冒著勃勃生機。聽了介紹才知道,這些樹是從全國各地移植來的,而且不論哪個地方的何種樹木,都是一次移植,一次成活,這麼高的成活率就連園林專家也感到驚訝。我想可能是這塊土地具有獨特的靈氣吧?

這園子的另一頭有個門,圓形的月亮門上寫著俊秀的“清香滿園”四個字。穿過月亮門,一個不大的水塘躍然而出,在水邊那垂到地面的柳樹的掩映下,一排灰瓦白牆的亭台錯落有致,水面上一簇簇睡蓮張開嬌豔的花瓣,從容地迎接著不時點滴的霏霏細雨,荷葉下麵偶爾遊過幾條或紅、或黃、或黑的錦色鯉魚,它們一會躲在荷葉下,一會迅速竄出來,去啄食水面的星星點點,它們以為落入水面的是什麼好吃的餌料,豈不知那是小雨故意在和它們玩的遊戲呢。

池塘的東面是一個小小的亭子間,一道圍牆把外面的路、車、和嘈雜的聲音隔開,裡面便是另一番洞天。一座座精巧的山石盆景依次擺放,把那氣勢雄偉的壯麗山河微縮、收集於瓷盆之內、方寸之間,雖只是幾塊佈滿紋路的石頭,卻在這裡形成最佳的組合,把俊秀、挺拔或險峻、巍峨的山峰展現在眼前。

有水、有山,還應該有樹木吧?果然,接下來的樹樁盆景向我們展示了另一種清新、雅致的風韻,那些由松、柏、榆等樹木製作的盆景,有的側身、有的倒掛、有的懸空、有的上下起伏,還有紮根於岩石縫隙的,每一個盆景上都有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它漂亮、貼切的名字,名字的下方是一首詩或是簡單明瞭的解釋。

一個不大的盆子裡,生長著一株馬尾松,樹的主幹比較粗,一枝較細的枝幹生長在主幹旁邊,在主幹的呵護下生長得鬱鬱蔥蔥。花盆前的蘭色牌子上寫著一首叫做《舔犢之情》的詩:“舔犢之情比海深,他鄉風雨幼難禁,一隅黃土相廝守,清水半瓢勝萬金。”這首詩把濃濃的老人愛子之情描寫得淋漓盡致。你看,那粗壯的主幹就是一位堅強而慈祥的父親,他深知他鄉的風雨艱難,不願讓孩子遠走他鄉,哪怕面對家鄉的貧瘠,也能在清貧之中得到比黃金還要珍貴的幸福。這詩的作者不是別人,正是這魏園的主人。

穿過白牆灰瓦的別致門洞,在翠竹掩映下拾階而上,來到一個高處,這是一座長滿各種花草樹木的小山,在芙蓉、青松、丁香等樹木和各色花草之中,一座精巧別致的涼亭矗立在山上,這是整個園子的制高點,靜坐於亭中,可以俯瞰園子的全貌。

園子的北面是古樸典雅的羅漢堂,裡面陳列著精美的紅木雕刻的十八羅漢像,那羅漢的形象神態自然、栩栩如生,做工精細、線條流暢,一看便是出自高人之手。尤其那碩大、細膩的紅木材質,更是非常罕見,據說這是越南的一位老木雕家花了十幾年時間搜集原料,又花了近十年時間,傾注了畢生的才能和心血雕刻而成。在購買這些木雕羅漢時,這紅木羅漢的製作者對每一尊羅漢像都要虔誠地焚香膜拜,之後又戀戀不捨地撫摸著一尊尊羅漢像,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據魏園主人說,就是在紅木的原產地南亞地區,再想尋找如此尺寸的紅木材質已經相當困難。聯合國有關組織曾來洽談高價購買這些木雕羅漢,可魏園主人還是拒絕了。由此可見,這批精美的羅漢木雕可不是一般的木雕工藝品,真可稱得上稀世之物了。

出了羅漢堂,天空中依然零星地飄著若隱若現的小雨點,路旁的大黃萬年青儘管已經渾身斑點,卻還是伸著寬大的葉片迎接著甘露似的雨點。旁邊的丁香樹上,紫色的花瓣和著翠綠的葉片微微顫動,不遠處的小樹林綠色、紫色和淡淡的霧氣交織在一起,使這個集精巧、華美、秀麗于一身的園林更增加了幾分靜謐和濕潤的感覺。

筆會期間,魏園的主人給我們以熱情款待。中午,全國知名書法家李曉君女士坐主陪,她除了熱情招待之外,還請我們這些所謂的“文人”為桌上的菜品取名字,要求菜名既要有“文化味”,又要與菜品相符。大家紛紛放下杯箸,細細地打量起桌上那一盤盤菜來。我的跟前放著一盤油炸墨斗魚,那圓圓的墨斗魚被規則地擺放在盤子裡形成一圈,尖尖的一頭朝著盤子中間的一朵水靈靈的牡丹花。這一景象使我靈機一動:又尖又圓的墨斗魚多像一支支飽蘸丹青的毛筆?這毛筆與正對著的紅牡丹不正寓意著一句“夢筆生花”嗎?李女士是書法家,自然少不了把弄毛筆。這四個字雖是為一道菜取的名字,但同時也是我們對李女士書法事業的一種美好祝福吧。

我的話一出口,立即引來了大家的一片稱讚聲。李曉君女士聞聽此名立即站了起來,連連稱好。飯後,李女士親自為我書寫了一幅墨寶:夢筆生花。

我不懂書法之道,但得到了集蒼勁、雄渾與娟秀於一體的大家墨寶,心裡自然也充滿了愉悅。但仔細一想,不論是毛筆、鋼筆或是什麼筆,都不會生出花來,這是事實。因而,夢筆生花也只是一種美好的夢想與祝願,似乎多多少少有些虛幻之感。但魏園的小雨卻是真實的,而且是仍然飄在身邊的,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