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總是不該來的

都說風雨無情,故鄉的雨總是那麼深的情誼,流連忘返,只是到今天才發現,曾經的雨季,早已經在記憶的塵埃裡,抓不住又夠不著。流落在外地,沒有目標,似乎也沒有未來,在我的世界裡,特別的季節,總是有特別的故事,就像情絲纏綿的雨季,在指尖,在心靈深處總是左躲西藏的,記不起,也忘不掉……

記憶中,安徽最討厭的就是那些雨了,即使我喜歡雨。沒日沒夜的,每天都要面對,每天推開門都要看著珠簾碧落的樣子,一連都是幾個月,到處都是灰濛濛的,煙霧繚繞似的,細雨如絲……總是有人會用最美的語言來形容江南的雨,因為江南是絕美的,我一直都喜歡江南,喜歡Dream beauty pro脫毛西湖,鐘靈毓秀,小家碧玉似的,西湖的美我不敢恭維。只是到今天想起故鄉,那個“絕美不過安徽”的家,那白蕩湖泮,蓮子舟頭,浮中邊上,是記憶還是浮塵……

霧雨濛濛中,仿佛又回到那個魂牽夢縈、夜夜牽掛著的故鄉。

連虎山下的那個竹蘆園,山前的那戶人家,孤落而又唯美,那個喜歡在竹子上刻字,喜歡挖竹筍的少年,總是做著不切實際的夢,伴隨雨季的來臨,記憶于美劍於心。一切都仿佛在昨天,尤其是記憶中的少年時光,總是有竹子的影子,喜歡綠色,喜歡竹葉那一塵不染,碧綠羞花,但是在雨季,竹子都是搭著頭,沒精打采的,就像我一樣,在雨季總是特別的鬱悶,心情總是不好不壞,可是多年的時間,我找已經習慣了那樣,逐漸的接受了事實,雨季Dream beauty pro脫毛就有雨季的樣子……這是江南也就是家,讓人又愛又憐惜。

雨的記憶最早也就是初中,自然是令人懷戀而又黯然神傷時光,那是一個喜歡單車和歌曲的時代,充滿速度與激情,爭強好勝,卻多了許多幼稚,也就是從那時起,我學會只聽歌不唱歌,學會珍惜某些事,珍惜某人,可惜明白了有些事兒,有些人因為錯過就永遠成為了遺憾的時候,有些事那些人,早已經漸行漸遠,遠的我想放棄也不得不放棄。那時候的磁帶機,總是特別的受歡迎,最幸福的事就是自己的手裡有一張新出的磁帶或者是CD,只是我卻喜歡,拿著耳機,跨著單車在綿綿細雨中,在新鋪的柏油路上,來來回回,在雨的映襯下總是那麼美,視覺與聽覺的結合總是流連忘返, 總是有一種雨落不沾裳的感覺,享受著這讓人又愛又恨的雨,每一次,都是Dream beauty pro脫毛眼睛濕濕的,像是哭過,又好像是雨……真希望那首歌,那條路,那個夢會永遠持續下去,這一生也就那樣變老,不眠不休,度過這時光,就像我來時,無聲無息,雨落無聲……

那時候,每天需要早起,騎車去鎮中心上學去,晚上回來就是灰濛濛一片,好多時候會有一種錯覺,分不清黑夜和白天,這就是雨的力量,江南的雨,總是充滿了神秘,很難捉摸……我不是一個好孩子,我喜歡別人不喜歡的東西,最有感覺的東西就是自己的那輛車,那一副耳機,珍藏的CD,還有那些自己翻了很多遍的小說,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有時會發現自己翻得不是書,是回不去的流連,回不去的時光,我不會留下太多的痕跡,我是那個在人生路上迷途的羔羊,總是學不會好好照顧自己,照顧身邊的人,以前是那樣,以後還是那樣,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的人生多時候是像雨,此夜無眠便是恨,此生不換便是愁,像雨一樣飄忽不定,何處是歸路,還是從我踏上人生的那時起就永遠不會有歸路,就註定漂泊……

我還是我,還是那個只會抱怨,只會裝著桀驁不馴的少年,長得壞壞的外表,裝著酷酷的樣子,不良少年的日子,可是這些都不重要了。什麼事都在我的心裡,憂愁別人拿不走,鬱悶別人拿不走,唯一學會的就是一個人找一個黑暗的角落,舔著自己受傷的心靈,所有的痛與苦,在此時被粉碎,明天有是陽光,可惜那時我沒明白明天不是起點,但是今天也永遠不可能是終點……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吧,只會讓我一味的看著明天,人生如雨,雨飄過即是輝煌過,也不會有遺憾,我的時光沒有盡頭,我不忍心在沒有盡頭中看著自己無能為力,這是雨,這是夢中青崖邊,那彎孤月,不需要讚賞,也不需要香煙碎玉,只需要一秒的幸福,我便是晴天……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什麼讓我流連,就是雨和明月,喜歡月的孤獨夜的黑,這就是奇怪江南啊!有時候太多的雨會讓人討厭,但是沒有雨的日子會讓人無限的鬱悶,有時候晚上也會有月亮,記得那時月特別的清澈,明亮,好像沒有雨的夜沉澱了太多的美好……

安徽的雨,充滿幻想,許多的日子裡,學不會安安靜靜,不吵不鬧,只是喜歡發著一望無際的呆,不斷地想起又忘記,不斷地執著而又放棄的自己,即使歲月變老,鬥轉星移,也不會有璀璨的光陰,在指尖的角落裡,學不會放下,學不會在白紙似的路上留下最美的痕跡,哪怕曾經早已經不復存在,炊煙如夢,雨落如夢,就算是走過很多的路,最終不過是虛度,雨落殷紅的桃花,在雨的流落下,落花不再是無情,落葉不再是無根,落花若不是無情的,而青春確實帶著傷痛,即使時間也不會撫平它,某年某月,她已經烙印於心,此生銘記……把記憶放在昨天,讓我今天都不再留戀,人生的路需要新的生命,就像是雨季的桃花,家裡的桃花,總是在春雨中盛開,然後離開,將揮一揮衣袖的風格發揮到了極致的態度,也許我們沒有忘記什麼是昨天,什麼值得我們守護著執著,又有什麼能夠讓我們留下的不再是春天的殤,對我們來說卻是另外的殤,那個喜歡說青春微涼不離殤的孩子,不只是自己決定不再回頭,因為明天,因為不得已,因為家,因為奇葩的歲月,更是因為無可替代的青春微涼,煙雨流落在人間,浮浮沉沉,我不覺得這是宿命,我也不覺這是我的人生,喜歡唯美的我,喜歡數落著心思,聽著雨的聲音,呼吸著有雨的空氣……